汕头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至尊神武 第三十章 猪宠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01:04 编辑:笔名

至尊神武 第三十章 猪宠

“我要凭自己的实力通过考核,进入真武剑宗!”

陈恒坐在草棚里,看着眼前绿油油的一片菜地,微微有些出神。

萧羽衣在片刻前匆匆离去了,她还是要再争取一次。失言于陈恒,让她觉得很是无颜。

她那边如何,陈恒已经不在乎了,从他那句话説出口后。

不过,这句话説出口容易,想要做到,难!

想要拜入真武剑宗者不知道有多少,其中又有多少如孟安虎般有家族支撑,武技、秘法、根基,无不雄厚。

陈恒踏进后天体境十重天的时间并不长,施展经验,武技等等,全方面落在下风,想要脱颖而出,谈何容易。

不过他并未怀疑过自己的能力,毕竟能在一个多月内,从二重天直接升到十重天,就已经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。

谁又説得好,他不会在一个月后,力压群雄呢?!

对!

“我的目标,就是在一个月内加强实力,考核时候,力压群雄,堂堂正正地拜入真武剑宗。”

陈恒霍然抬头,身子甫动,瞬间飘忽,仅仅两次呼吸的时间,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草棚外。

轰!

后面的草棚,在陈恒立定之时轰然倒塌。

“无功剑煞诀……飘絮九变……”

“足够了!这已经让我有了不输给别人的资本!”

闭上眼睛,陈恒细细思索。

接下来,就应该是如何提升修为,增强实力的问题了。

忽地听到扑通一响,好像有东西出现在自己身前,他睁开眼睛,正见到一团肥硕的存在躺在地上,哼哼叫唤。

猪妖!

这一惊非同xiǎo可,陈恒反应极快,嗖的退后几步,左手悄悄捏住了一把精金飞剑。

猪妖一个翻身,爬将起来。

嗤!

精金飞剑第一时间出手,恰好命中猪妖那风骚的大屁股,痛得它惨叫一声。

一击命中,陈恒淡定了些,抓紧时机,再次指挥飞剑就要落下。

“少爷饶命!”

就在这时候,那猪妖蓦然纳头便拜,后肢并拢跪倒在地,前肢做手,如作揖状,嘭嘭嘭地叩着响头。

这一出,大出意料之外,陈恒刹那间反应不过来。

这是怎么回事?是猪妖的计谋吗?装可怜博同情?

不错,不可大意。

琢磨不透,xiǎo心为上。

猪妖却不管,跪在那里干嚎不已,一副撕心裂肺,痛不欲生的模样,就差满地打滚了。

看起来,就像个做错了事,虔诚忏悔的孩子。

情形诡异,陈恒没有进一步动作,猛地一喝:“够了!”

果然奏效,猪妖当即闭嘴。

“説,怎么回事?”

虽然猪妖看起来病怏怏的,不复之前的凶猛,但陈恒并没有放松警惕,稍有

风吹草动,马上动手杀猪。

猪妖道:“禀告少爷……”

“慢着。”

陈恒纳闷地问:“谁让你叫少爷的?”

猪妖没脾气地道:“是猴哥吩咐我的。”

猴哥?

陈恒简直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这什么跟什么呀,乱七八糟的。当下忍住,听猪妖往下説。

“少爷,猴哥説了,让俺老猪从此以后跟着你了。水里水里去,火里火里去,若俺皱一下眉毛,就不叫‘猪大壮’。”

原来这厮叫“猪大壮”,名字实在令人忍俊不禁,但陈恒一丝笑意都没有:“你説跟着我了,是什么意思?”

猪妖圆睁双眼:“就是当少爷的灵宠……啊,难道少爷不要俺?不可以呀,少爷你就要了俺老猪吧!”

它猛地扑来要抱住陈恒的右腿,哭诉求情。不料陈恒误会它想偷袭,当即一脚顺势蹬出,将其踢得哇哇大叫,却再也不敢靠近。

“少爷,你要相信俺,俺老猪是和你一条心的。”

猪妖幽怨的眼神,流露出一种令人哭笑不得的委屈。

陈恒既好奇又好笑,关于灵宠,他是知道的。

修者阶层,为了某些需要,便会去驯服一些蛮兽,豢养起来,美其名曰“灵兽”。

养得熟了,进而成为灵宠。

按照特性,灵宠的作用很多元化,比如负重拉货、驮人赶路,甚至能帮主人战斗杀敌等,助力不xiǎo。

因此,有条件的话,修者都会豢养灵宠,尤其女弟子更是喜欢。

不过她们选择的灵宠有些华而不实,中意猫狗兔子之流的xiǎo型蛮兽,乖巧可爱。至于实用性,反而被忽视了。

话説回来,灵宠也不是那么容易养的,要煞费苦心,用很多心机才行。

现在,猪妖居然主动献身,要做陈恒的灵宠,这事怎么越想越觉得荒诞无稽呢?

事出必有因!

陈恒平心静气下来,片刻之后,他终于整理出了一些思路。

那猴哥应该就是之前所见的那尊太古猿猴了,其住在心血石里面,把猪妖吸收进去,动了些手脚,把猪妖降服住,再把它踢出来,做自己的灵宠。

如果这个推断属实,那么心血石的来历……

陈恒简直不敢想下去,因为知识面的局限,他也无法想象下去。

当前,他只能确定一diǎn,就是“心血石”的所作所为,都是为了他好。

从送丹药,到送米,现在又送来猪妖

,都是为了帮助自己。

只要对方不是身怀歹意,那真相可以以后慢慢再了解,先解决眼前问题。

“猪大壮,你很怕猴哥?”

猪妖一张苦瓜脸:“当然。”

“猴哥在你身上下了禁制?”

听到这猪妖就有diǎn抓狂,直想吼一句:没禁制咱老猪早逃之夭夭,有多远跑多远了,可这话不能出嘴。

“少爷英明。”

“什么禁制?”陈恒很好奇。

“《锁神术》,媒介用的是少爷的血。”

我的血?

略一沉思,陈恒顿时醒悟,记得在孟家镇坊市,自己无意撞到孟安虎身上,被他踢伤吐血,的确把鲜血沾染到了心血石身上,后来又离奇消弭掉,敢情是被心血石吸收了。

原来如此!

内心豁然开朗,许多前因后果都分明起来。

虽然他不明白《锁神术》是什么,但某些事物通过推测,便可有判断。

怪不得猪妖一diǎn脾气都没有,俯首帖耳,老老实实。

于是陈恒干咳一声,问:“猪大壮,你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

猪妖耷拉着脑袋:“老猪是从镇妖府里出来的。”

“什么?”

陈恒大吃一惊,指着它:“那么説你已活了千年?”

在这个话题上,猪妖仿佛找回了一些尊严:“可不是?想以前,俺老猪可是妖族的大元帅,声名赫赫,提起猪大帅,谁个不知,哪个不晓……”

説起威风史,它滔滔不绝,得意洋洋。

陈恒没有打断,却想摸清更多的底细,只是心中怀疑,毕竟猪妖的表现行径委实太猥琐了,称得上“贱格”二字形容,没有丝毫妖族大帅的风范。

这样的家伙,也能当大帅?

不过按照猪妖的説法,其还真是一尊大能级的存在,然而因故被镇压在镇妖府内,一压千余年,元气大伤。

直到归云山崩,禁制打开,它才逃得出来,并摸到真武山上偷菜吃,企图恢复元气。也是它霉运高照,遇到陈恒,被心血石收了进去。

而对于被收进心血石后的详细过程,以及猴哥的身份来历,猪大壮打死都没有坦白。

説是“猴哥”的吩咐,决不敢泄露,又説就算陈恒现在知道了,也没有什么补益云云。

于是陈恒不再追问。

“审问”了一个多时辰后,他接受了猪妖做灵宠的事实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,猪妖主动告知了《锁神术》的役使方法,试过之后,非常灵验。

倒不是猪妖蠢笨,作茧自缚,而是这茧早就绑上身了,除了猴哥和陈恒外,没有第三人能解得开。

而对于猴哥的吩咐,它绝不敢有丝毫的阴奉阳违,每当想到那尊dǐng天立地,威能无穷的太古巨猿形象,猪妖便心有余悸,冷汗直冒。

它心里明白,就算自己全盛时期,恐怕都不够对方指头按一按。

自己之所以能活着离开心血石的原因,就是还有些价值,当陈恒的灵宠,发挥作用。

猪大壮目前修为十不存一,不能变化人身,不过它会一门奥妙的“隐身术”,乃是一门神通级别的术法,施展开来,就算金丹境的修者用金丹法眼都无法看破,极为奥妙。

现在,这隐身术便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大保障。拱地那两天功夫,它便是依靠隐身术的奇效,才得以躲过执法队的搜捕,出入自如,如入无人之境。

只无奈,躲过了执法队的天罗地,却阴沟翻船,栽到陈恒手里来了。

“老天,俺老猪要*个圈圈。”

每每念及此事,猪大帅都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。

北京国仁医院挂号费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怎样坐车最快
北京国仁医院网上挂号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技术怎麼样
北京国仁医院挂号费吗